手機站
分類:
今日頭條 國際貿易 創業頭條 商旅生涯 國內行情 行業動態 企業快訊 市場分析 商業推廣 社會熱點 本地新聞 綜合報道

更多

在網絡綜藝每況愈下的今天,是什么讓《奇葩說》撐了6季?

來源:冷眼電影    日期:2019-11-09 01:11:20     瀏覽:151

即使被噴著持續走低,最近開播的《奇葩說》第六季還是得到了8.7分的評價。

說好的節目變味惹人嫌呢?

此前,第四、五季轉型失敗成為了這系列的敗筆。不少觀眾對搞噱頭、撕壁、無內涵開始厭煩。

本就是辯論型綜藝,在連一個像樣的對決辯題都造不出來時,它的內容疲態就已經足夠觀眾棄坑了。

現在第六季開播,這一季決定回歸內容的它,能否挽回顏面?

《奇葩說》第六季

說實話,認真看了已更新的幾集,明顯感覺到它的風格巨變。

奇葩們不奇葩了,觀點也不刁鉆犀利了。

就連曾經拒絕廣告詞兒的馬東,也把某東寵物綁在身上,隨時隨地植入一句。辯手們好好地打著辯論,也會突如其來幫金主爸爸做宣傳。

從賽制來看,節目似乎總結了各方負面評論。老奇葩和海選辯手同臺,成為了最大賣點。

這次的賽制對“老奇葩抱團”問題有所規避,讓每個老奇葩也融入到新奇葩中進行選拔,一起打辯論,一起車輪戰。

雖然觀眾清楚一個節目必然有些幕后伎倆,但強行避嫌下算是勉強堵住了不少找茬的嘴,看起來沒那么礙眼。

內容上,新一季的火藥味淡化,開始走煽情路線。

一集哭個七八次不成問題,老奇葩們的念舊情懷也逐漸流露。

肖驍,那個被大家喜愛的“潑婦”少奶奶,在辯論里加入了各種煽情橋段:

我在這里呆了快六季了,我看到有的人走,我也看到有的人來。

有的人是被迫離開,他尊重的是奇葩星球的規則;有的人是主動離開,他堅守的是自己內心的選擇;

有的人要到外面的世界去打怪,在那個世界山的頂峰,有一座最佳女主角的獎杯;

有的人選擇去旅行,她的目的地是星辰和大海。

這里面提到了姜思達、馬薇薇、范湉湉、陳銘、顏如晶、黃執中等等,每個老奇葩都能對號入座。

而像大王這樣平日里“大愚弱智”的人,在辯論時也含淚大喊著“我只不過是想要進步了”,突然顯得既努力又心酸。

怎么回事?

他們從人們口中的“娘炮、蠢逼”,變成了會說話、升華價值的正常人。

黃執中的首戰失敗、還算OK的偶像男團隊長沒有被挽留、漂亮的外國妹妹連普通話都說不清楚卻被留下...這樣的“心機”戲碼,作為粉絲的觀眾似乎也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了。

通篇平淡,少有驚喜,是我看了之后的直觀感受。

哦對了,的確比第五季好一些。

起初,觀眾愛看的是什么?

新鮮的唇槍舌戰。既然抓住了“辯論”這樣的小眾群體,那必然是要以內容為主打。

早期,話題總是逃不過感情類,但每一季都有新觀點推出。

這是不是一個看臉的社會?

如果可以讓全人類大腦一秒知識共享,你支持嗎?

長生不老是不是一件好事?

婚后遇見此生摯愛,要不要離婚?

鍵盤俠是不是俠?

不僅是節目組想辦法,更是從普羅大眾的問題里抽選,它既新潮又年輕,代表著90后,甚至95后的思想。

作為內容向綜藝,奇葩說的看點就是追趕著年輕人的步調。它懂得網絡上的人所關心的點和實時動態。

在中國綜藝節目眼花繚亂形勢大好的當下,各種砸錢但本質上并沒有新觀念、新立意的更高層次,《奇葩說》的取勝就在于立意。

馬東曾經說過一句話,“我希望這個節目說話的方式就是網民的說話方式”。

中國的網民有多少?截至 2018年,中國網民規模為8.02億。10-39歲群體占總體網民的70.8%,其中其中20-29歲年齡段的網民占比最高,達27.9%。

網綜雖多,卻沒有一檔節目是為年輕網民創造足夠的“思想自由”。大部分節目在2015年期間,并沒有上升到這個高度。

同時也圈出了一個關鍵詞,是非。

記得小時候,老師總會提出課文里的一個問題,讓同學們自己小組討論大吵大鬧。撕到最后,老師拋出正確答案,夸獎某群同學對書本的理解透徹。

那時候,誰會以為所有的事情都分對錯,都有正反,都較高低。

而《奇葩說》的出現,光明正大的告訴觀眾,世界不是非黑即白,每個觀點都有存在的道理。

就像很多事我們不一定非得辯個對錯,《奇葩說》的多角度為現代年輕人找了個舒適出口。任何一個問題,都有萬千種聲音。

討論,即意味著尊重,誰都可以有偏執。

身份背景學識環境,都會改變人對問題的看法。所謂言論自由,這個節目上做到了它最大的寬容和允許。

它提供了一個很有意思的磁場。把不可能被提及被思索被爭議的話題,變成了一種可能。而它又把這種可能變成了讓我們有機會檢視和改變自己的現實。

《奇葩說》談愛情,教育,宇宙,法律,人類,但無論話題怎么變,不變的是我們借由這些問題去重新解讀自己和他人、自己和世界的關系,重新建構我們跟這個世界相處的方式。

同時也告訴很多人,除了違法犯罪,你不管做什么決定,都不是絕對的錯誤。

除了內容,觀眾對于辯手的喜愛大過于節目本身。

這檔節目讓咄咄逼人的馬薇薇迎來人生第二春,讓妖嬈男子肖驍成為婦女之友,讓自閉不愛講話的顏如晶找到了自己的場子,讓30多歲但是依舊活得真切的范湉湉釋放了天性,讓專注于辯論研究的黃執中和“辯癡”胡漸彪找到了組織。

觀眾們喜歡看辯論賽,如同在斗獸場一樣的心理,也接近看菜市場大媽斗嘴。

可是經歷了六季,現在觀眾想要的是什么?

源源不斷的思想輸出,和更好的角度。

每個人都在這兒找到了共鳴,想要的就是不斷索取更多,尤其是生活里出現的新問題。

辯手的辯論方式不是大問題,只要你的邏輯思維站得住,就是好辯手。

只是,五年時間,它的內容沒能趕得上觀眾的思想。

辯手們也逐漸無法說服我們了。

莫名地會有種這樣OK、那樣OK,怎么都無所謂的感受。

本季話題,明顯變得更老化且現實了一些。租房、熊孩子該不該教育、多喝熱水這樣的廢話還要不要說等。

從第五季的時候辯題就已經是大問題了。

話題不敏感、不高危,它的可討論程度有時候不足以讓人深度挖掘。

問題的價值一旦被觀眾看輕,那么它后續的討論就已經被人選擇性忽略了。

譬如,職場菜鳥被前輩壓榨,要不要say no?服務人員被顧客無理辱罵,該懟回去嗎?異性好友脫單后,要不要和ta保持距離?

還有第六季,雖然有些回歸水平,但還是少不了這樣的問題,“新同事要不要發請帖邀請參加婚禮”。

即使再拔高境界,問題已經是觀眾心中既定的選擇,打破不了人們在日常生活中的做法。

即使反方說出個花兒來,也不是適用性。

內容缺陷后,節目順勢自動降級,不惜搞各種噱頭來煽動氣氛,吸引觀眾。

我一度以為這節目在去年就要玩完了。

可奇怪的是,不管怎么被噴、短板有多明顯,在內容輸出型綜藝較少的當下,《奇葩說》還是被觀眾所關注。

換做商業角度上來說,它迎來了一個又一個高峰。

就連馬東、還有一些聯合創始人都說過,《奇葩說》的熱度和流量比之前好了將近一倍,讓他們野心膨脹,決心一季一季地做下去。

怎么在我們看來“將死”的它,這么能熬?

此前,“網生綜藝”一直是短命鬼。

《姐姐好餓》、《Hello!女神》、《小哥喂喂喂》、《黑白星球》等多檔網綜都遭遇下架的命運,《吐槽大會》也是下架再上架,“優雅回歸”。

對一個系列的綜藝進行開發,不難。

不僅風險小、招商容易,產品的內容矩陣也將形成更為集中的節目共振效果,無論是縱向還是橫向的影響力都將得到幾何放大。

難的是內容輸出“達標”。

《奇葩說》的五年,讓觀眾見識到了爆炸腦洞和靈光一閃。一群博士、教授、奇葩分子跟你講“流氓道理”,是罕見的。

不僅觀眾在雞湯與毒藥之間享受,市場也需要這樣的正能量導向。

《奇葩說》在“狡辯”、“撒潑”的外衣下,所創造的是良性輿論。觀眾們愿意去思考,也樂于參與。

同時,伴隨著所謂的“市場下沉”。沉到我們認為的膚淺,多數人所困惑的,想要尋求的。

拼多多、快手、抖音,這些接地氣的“low”領域覆蓋了多數人的生活圈。

它們的最大特點,就是容納多數,規避少數。

起初的《奇葩說》以犀利獨特出圈,在被熟知后轉向投入大眾懷抱,它沒有做錯。

只是換了一種方式去迎合。

剛開始的年輕態,逐漸成為了中年流。它抓住了老粉絲,也讓新的節目形式和賽制抓住了新粉。

第四、五季的轉型錯位,第六季又匆匆拾起核心,節目知道市場要什么,辯手知道觀眾想看什么。

所以才有了肖驍、大王的“做最好的自己”,一張白紙的顏如晶主動找愛情辯題。

未來市場的剛需,是提高節目品質,還有更為通俗的普世價值觀。

辯題的世俗淺顯、辯手們一個個“賣弄”煽情,假如排除憋不出內容這一點,只能說節目組很聰明。

一個系列綜藝,最抓人的除了內容,就是情懷、成長。

第六季它做到了,作為長壽的半素人網綜,《奇葩說》的求生欲在這一季溢出了屏幕。

身為觀眾,《奇葩說》作為長命獨苗,我們的確希望它能越來越好。在商人眼中,它的可開發程度還有很大。

只是,奇葩們紛紛成長,放棄了最初的自己,真的是好事嗎?

網絡環境比現實社會的更新迭代更加迅速,到了第六季就開始“賣情懷”,之后還要怎么抵得住呢?

背離初衷、內容匱乏,將會是它未來最難卸下的標簽。

標簽Tags: 每況愈下 奇葩 綜藝

免責聲明:本站部份內容系網友自發上傳與轉載,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。如涉及內容、版權等問題,請在30日內聯系,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內容!

平码计算下期出码公式